南骆谖

韩语听力考试

请听下面一段对话回答问题,对话只读一遍。

Johnny:今天我带你们去圣水洞玩,那里有很多好吃的。
Lucas:哥,我想吃汉堡。
Johnny:没有汉堡。
Kun:我想吃披萨。
Johnny:披萨有。
Yuta:我想吃寿司。
Johnny:没问题。
Mark:哥,我想吃意面。
Johnny:这个没有。
Mark:winwin哥哥想吃什么?
Winwin:我想吃汉堡和意面。
Johnny:有,都有。

请问,圣水洞到底有没有汉堡和意面?

愿世上所有毒唯消失

我发现我不适合刷微博,要不然分分钟被dw气死,我知道微博撕逼多,都没想到dw这么多这么可怕_(:з」∠)_ 团里人多,part资源分布不均都是傻冒的锅呀!我也日常骂傻冒来着(该骂还是得骂),可是怎么还有嘲团糊怼队友的呢!嘲团的是什么心态啊!
还有怼团粉的!
我自己就是团粉,我一定要为团粉说话。
我是团粉,找不到本命找不到唯的团粉,因为十八个人都是我的心头肉,我无法选择。但我照样买专辑、应援集资,该干的我一样没少干,而且都是第一次干。专辑我还不是跟着大吧买,是跟着昀吧买的!因为我也心疼弟弟。
有唯粉很正常,因为这里是zhongguo,最不缺唯粉,但是dw真的请你们消失。团粉因为不是只担一个人就得被骂吗!
那些只在乎本命不在乎队友甚至团的死活都不在乎的dw清醒一点好吗!直接消失好吗!没有团你去哪儿认识你的本命!
还有费尽心思找证据证明队友只是同事关系,他们不熟,辜负自己本命真心,讽刺我们团粉的!
那他们演技是得有多好啊!还演的那么细节!
dw是想干什么?毁了这个团,你以为是有谁可以独自屹立吗!
他们才出道俩年!咋还能有这么多dw!

反正貂老师说了“我们之间约好了,不会减少人”。我守着我的条,饭我的18个市长,做西珍妮该做的事,反正我市长爱的是西珍妮,不是dw!

PS:我有点担心tc小分队。。。

梦崽的预告给了我很大的冲击
傻冒给我出来(ノꐦ ๑´Д`๑)ノ彡┻━┻把清爽少年风的梦崽还给我(ノꐦ ๑´Д`๑)ノ彡┻━┻
孩子们还没成年呢(除了颗粒)蹦什么迪(ノꐦ ๑´Д`๑)ノ彡┻━┻
这一个个耳朵上挂的东西比我还多(ノꐦ ๑´Д`๑)ノ彡┻━┻
好吧ヽ(  ̄д ̄;)ノ说再多我还是很期待GO 不管梦崽子啥样 姐姐都爱你们(ɔˆ ³(ˆ⌣ˆc)
PS:这画风转变对娜娜来说是不是太快了🙈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德古林那: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









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









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包括我。












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









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









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









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









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









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









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












我呸。












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









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

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

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

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

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

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

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
救救孩子。
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。

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

辣!鸡!可!米!

逼走我一个个小哥哥,晨翔、执,现在又是Riley!
虽然不想这样,但是,真的担心团员会一个接一个的。。。到时候12只分散各处。。。好想把可米炸了!
我还没看过12只的现场。。。12只的综艺也是少得可怜。。。别说粉丝,他们自己都很难聚一起。。。可米到底是怎么想的!
泪目!
支持小天使的一切决定,离开垃圾公司是个很好的选择。不管在哪,他们都是兄弟(想起了大哥生日小狮子执的评论)!
可是,还是好遗憾!想看团大带着11个弟弟跟大家打招呼:

大家好,我们是SpeXial!

(仲孟文)初见&重逢

本来是在写嫖蓝波的同人文(没错,我就是那么重口味)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这个脑洞,也是头一次写番外写得比正文还用心。

正文:

    蓝波除了武术,还有一个很牛的技能——瑶琴。
    作为蓝海市几大家族之一,蓝波除了从小在童家受集训,就是受家中老一辈的文化熏陶。
    蓝波在乐器上很有天赋,可就不知为什么,学成之后蓝波从未在人前抚过琴,连大伟也是无意间才看到的。
    大一的校庆,借着Jerry的名义,大伟哄着蓝波上台表演了一番,抚了一曲《高山流水》。
可怪事就出在这。
    自抚琴之后,蓝波每天都做些很奇怪的梦。
梦中,时而是一名着绿色长衫书生打扮的少年,坐在案前,焚香抚琴;时而是两人,长衫书生静立在旁,一名个头稍矮,衣着墨绿青龙纹袍,头戴金冠的少年弯腰抚摸着琴弦。

    蓝波:劳资只想好好睡个觉!

    于是蓝波听取了大伟的建议,就近选择了S市旅游,舒缓心情。
    从第一天开始,梦就有了些变化,变得更非富了。
    蓝波隐约间听到了两人的名字:王上、仲卿。

    蓝波:谁TMD叫这名字!

    短短几天,蓝波觉得每天睡觉仿佛看了部电视剧。
    从一开始少年君王听到青衫书生的高谈阔论,因意气相投,君王提拔了书生,相互扶持、共谋天下。可好景不长,敌军来犯,君王与书生却意见相悖。书生带着君王留下的文书离开,另谋出路,而少年君王积劳成疾也离开了。
    这一幕幕陌生的画面,却让蓝波有着感同身受般的痛楚。

    走在S市的闹区,蓝波的心情也并没有好转。
    此时,迎面跑来一名少年,少年边跑边回头看向身后,不经意将蓝波撞倒在地。
    蓝波正好火没处发:“你走路不长……”刚抬头,看见少年的面容,蓝波就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 少年低头看了眼蓝波,又回头望着身后追来的人,认命将蓝波扶起,拽着手就跑。
    蓝波看着少年目不转睛,感觉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了。

    墙根后,少年扶着墙喘气,抬眼看了看没事人的蓝波:“哥们……厉害了!跑这么远……气都不喘一个!牛!”说着还对蓝波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 蓝波盯着眼前的少年,明明18年来绝没见过此人,却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 “我叫蓝波,你呢?”

    少年笑魇如花,渐渐与梦中少年君王的样子重合。

  “我叫莫明。”

  

    这一世,换我护你周全。